藝術歷史的教授上學期教過一門關於收藏的課,學生書寫自己的收藏品與收藏習慣,再用創作去詮釋收藏的心情與意境。創作形式不限,任學生的想像自由翱翔不受拘束,用自己的手忠實將自己的心情呈現。

  我看到了日本朋友親手做的小紙盒子,打開了是一個塑膠盒子,被零落米粒般的小葉子幾乎掩沒了。撥開了葉子,塑膠盒子被緞帶綁住。解開了緞帶,開啟小塑膠盒,如雲的棉花裡頭睡著一張小貼紙。

  她的收藏就是貼紙。

  小紙盒子是她的生活,掀開了,深淺不一的小綠葉子是生活中的遭遇,有好有壞喜怒哀樂;塑膠盒子是她收藏的心情;綁住盒子的緞帶是由許多不同色彩的小緞帶綁在一起,有長有短,象徵了生命中不同階段的心情;她的阿姨時常從美國寄貼紙到日本給她,她都會珍惜小心收藏,放在心底最私密最珍貴的角落。

  於是我陷入了沉思。我曾經收藏了什麼,或期望收藏什麼?

  對於物質上的收藏,即使回溯童年我還是沒有太多印象。倒是長大後買了一項挺特別又平凡無奇的「予約席」,木頭做的,挺有份量。第一眼在舊金山日本城的禮品店看到它,我就被深深吸引。放下了「予約席」,空間就被保存了,等待應該來的人前來。等待的人和被等待的人。那種感覺無形中在我的心裡一直延伸,待醒覺時已經被撼動,於是掏錢買了。

  跳脫了物質的層次,我想收藏什麼呢?

  十歲到了南非之後,在語言的隔閡之下,幾年的時間我沉浸在中國古典文學的氛圍,用我五年級的青澀中文貿然闖入了未知的桃花源。這一闖,就是一生。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