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網聽到了徐佳瑩的自創曲子「身騎白馬抒情版」,整個人倏忽落入了適合寫作的情感,恍恍惚惚,有點微醺,又有點鄉愁。薛平貴披甲出征轉戰千里,王寶釧苦守寒窯一等十八載。千年的時光被愛恨情愁緊緊相扣在一起,未來我們還是會刻骨銘心的去愛去等待吧。


Video: 徐佳瑩 - 身騎白馬抒情版(自創曲)

  而你卻 靠近了
  逼我們視線交錯
  原地不動 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這分鐘
  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
  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
  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

  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 過中原
  放下西涼沒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資料來源:http://blog.xuite.net/kaiger/daily/16097761


  台灣美術設計師蕭青陽以「我身騎白馬」的視覺設計入圍葛萊美獎(不知獲獎了沒?)。「我身騎白馬」這張專輯將古曲重新打造,融入沙發音樂,爵士、古典、電音、拉丁等元素,看似顛覆傳統,實際上卻是將過往風華利用創意與科技和現在的社會連結一起。

  很震撼的感覺,不是單單重疊電音和歌仔戲,那是來自於過去藝術的反撲,徹徹底底撞擊我的靈魂,整個人都昏眩了,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反覆聆聽。當記憶之中的過去和現在失去了明確的界線,我感受到了最真實最貼近人心的文化的美麗。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