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暑氣終於在今天褪散了,秋意漸濃,光是開窗就很舒服。說是涼了,還是有別於南非與美國的秋,這是台灣出名的濕涼。晚上下著小雨,雨很薄,薄得恰如其分,非常適合淋雨,若不是走在台北街頭難免多了一層顧忌,我想我會恣意享受走過這一場薄薄小雨。

  明天要去日本京都一趟,好好享受一下京都的和風,今天卻還在為了低血壓而困擾。飲食真是一門深奧的學問,尤其茹素更不得掉以輕心,攝取的營養必須均衡,對於吃的領域不得不更加用心。

  聆聽范逸臣的情書,一整天就處於那種恍惚的狀態,濃濃的情感鬱在胸口,講話的語氣都不知不覺的溫柔了,於是忽然動了想談戀愛的念頭。以前都說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應該是先遇到人才愛,而不是先愛了才遇到人,現在倏地有了不同想法,婚姻需要衝動,戀愛何嘗不是,要讓自己跨越一個人的界線去敲另一個人的門,跳脫固有的模式,難道就不需要些微的激情嗎?

  光想到我的脊椎就可以輕易回到現實了。

  京都,我來了。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