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火車一路搖搖晃晃像孩提時的搖籃,穿越層層山嶺,海在豁然開朗時無盡延伸,我記憶中的花蓮始終以世外桃源的樣貌佇立著。當我還是慈青的時代,花蓮是每一年的驚鴻一瞥,來去永遠匆匆,才放下行囊就準備啟程。這一次不一樣了,習於飄流的我租了一間小套房,二月十七日,帶著所有家當遷徙到了這裡,雖不知道這一住是否就安身立命終老於此,但是無論時間長短,都要把握因緣,將我的各項陋習一一剔除,也要努力將「法」力值補到破表。

  受敬愛的美智學姐之邀約,旁聽了一堂慈濟人文社會學院的一堂課,「慈濟經驗學」。豈知休息之餘和教授閒聊,意外發覺我們在美國竟然都讀同一間大學,依利諾州大學香檳分校(UIUC)。教授熱情邀我報考人文社會學院,加上敬愛的美智學姐一直稱我為方教授(這也是言靈的一種),不禁砰然心動,或許當初因為脊椎而停止進修,內心還有難掩的遺憾。

  印順導師的著作每次閱讀都法喜充滿,任何關於佛教或宗教的疑惑和不解,都在一次又一次的閱讀中豁然開朗。導師的分析能力非比尋常,神識常保清明,才能寫出鉅細靡遺又井然有序的文章。若不是暫租套房加上脊椎不適,請一套回家裏時常請益,那會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古箏現在和我長住,不用如之前每日到台北慈院練琴,目前唯一擔心的就是擾人清寧。即使老師不在身邊指導,我也必須時時精進,實現先前(被老師逼而)發下的宏願,於成果發表會之日,引領一群熱愛古箏的同好去台北共襄盛舉,和汐止、南港、新店三班互相切磋交流。

  復健又重新始動,一星期五天,四點半到五點半左右,約一小時的復健療程。因為不能安躺,無法牽引,在花蓮慈院的復健除了電療和熱敷之外,復健師也會親自幫我復健,利用不同的姿勢配合按摩,讓身體肌肉自行復健。有沒有效暫時不可知,不過這是一場長期抗戰,調養心性之外,也順便修理身體。

  十二點十二分,已經遠遠超過我應該睡覺的十一點了,真是習性難改。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