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風速逐漸增強的七日下午一點左右,附近公寓全部斷電。間歇性的雨勢瑣碎綿密,綿延的撞擊水聲快把人給淹沒了;窗外的景色逐漸如夢迷濛,視線所及的範圍正在迅速縮減。

  聽說預計五點後電力會陸陸續續的恢復,但是在颱風天變化驟烈的日子裡,說什麼都不準。在停電區域的朋友隨時間度過而一位一位下網,我的電腦電力也在四點消耗殆盡,手機的電力也所剩無幾,這種漸漸與外界失聯的過程很像一種緩慢的窒息。當陰弱的微光已經不足以照亮書籍的時候,世界只剩下我和外面怒吼狂嘯的大自然。

  窗外的巷道很不寧靜,宛如一群闇夜行路的狼群正在疾行在城市之中,牠們淒涼的哀號令人膽顫心驚,連窗子都顫慄。當最後一絲日光消散在席捲的風雨中,人就悄悄滑入一種森冷幽暗的孤寂,這種孤寂風雨不能散,反而會令它更為龐大並且更不可動搖。既然沒有任何人間的事情可以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就必須和孤寂直直地對視,直到所有的念頭都歸於虛無飄渺處,才發現我竟然還有一絲絲的慌張。

  懷抱「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的困頓心境睡了一夜,隔日清晨的九點半電力終於恢復供應,生活也再次上軌道。風已歇息,殘雨猶落,完全不見昨日的威勢。新聞紛紛報導台灣各處的災情,鐵皮屋頂掀飛的學校、大水淹沒的村莊、崩塌的路面、毀損的農作物和失蹤的人。部份大眾運輸工具逐漸恢復正常通車,部份仍然停止,要完全恢復想必還要再過一段時日。一夜風雨,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恢復。

  慈濟人已經成立救災中心,並在各區開始動員,希望所有受災的人都能很快脫離苦難,回到正常生活。

  戒慎虔誠。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