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漾

攝影:Ramil Lin

  很單純的,想為小城的風景,人們,和自己的生活書寫什麼。這個想法醞釀許久,內容、架構、從何開始,始終沒有具體的形貌。

  不如,寫海邊吧。

  那段台灣少有的砂礫海岸是小城著名的觀光景點,旅客絡繹不絕,於是攤販也就處處可見,而且是很古老味的,霜淇淋、冰棒、香腸等。人多了,質感就少了,任她過往如何恢宏壯闊,現在也不過是另一種當地特產之列的庸俗資源供人揮霍消費。

  前往美國留學的前夕,有人送了一杯來自於她懷中的沙土,說,水土不服的時候,可以拿家鄉的土,裝點水,就不用擔心。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返台後,因為不同的原因,和不同的人,陸續去過幾次。我曾在某一個清晨眺望雲後的日出,也曾在失意的時候,一個人坐在深夜裡聽海。

  我對她的庸俗感到不耐,卻也在她的陪伴下度過某些灰冷惆悵的時刻。

  要寫,就從這裡起頭吧。

  那日上午約了友人,一路騎到海邊。沿途的雲很憂鬱,風很焦慮,空氣中瀰漫一股山雨欲來的浮躁不安。

謐靜

  或許是當天冷鋒過境,海風瀝瀝,人不多。十來人在旅館的那一頭,該是旅人吧,聽說到了小城就非得來此一遊,於是手插在口袋怔怔望海,久了,覺得無趣,又兜回旅館裡面去了。幾輛自行車匆匆行過。兩個身穿工作服的中年男子不知道在處理海岸的什麼。一對情侶在青色的大石頭上依偎看海。

  友人攜帶一身攝影器材,我則是一本簿子,一枝筆。下到海邊,友人問,要拍什麼呢?我看到長長的海岸線有疏落的小狗熟睡的身影,就說,先拍他們吧。

散漫

  他拍攝的姿態有點魯莽,太過逼近,幾隻年紀較輕的小狗感到不滿,起身朝他吠叫;年紀大的看過世面,飽經滄桑,根本懶得動彈,抬頭斜睨他一眼,責他擾人清夢,又沉沉睡去。

慵懶

  人煙稀少的海岸線像是一場陳年舊夢,夢到她在遠古洪荒的模樣,褪去了曇花似的人間浮華,浩瀚、粗獷、璞真。細細碎碎一地的石子歷經長年的水力撞擊和時間琢磨掉稜角,一顆顆纖滑圓潤。幾顆青綠色的大石形狀各異,他們的顏色豐富了視覺,坐落的位置沒有什麼道理。遠方的山往海突出,蒙了一層灰靄,看不真切。

幽遠

荒涼

  我蹲著書寫眼前所見、腦中所想,友人站在無數石子砌起的石堆,架起腳架,拍攝海的漲退起伏。幾次浪都逼到了腳邊,他還如如不動,我連忙叫他,喂,小心,浪來了!走回來的時候,他對我說,我懂了,我懂你為什麼要拍她了。

  你懂了什麼?我問。

  我懂得真正欣賞她了,他說。這海,已經過度渲染,被人們以誇張的言詞堆砌成為人間仙境似的,不真實了。實際上,她只是一座簡單的海岸,有簡單的大石小石,和簡單的山景。人們來這裡放鬆、休憩、享受鹹鹹的海風、聽浪濤聲,沒有預期什麼。

雜念

  我笑了。

  那正是在我心中醞釀很久,始終朦朧難辨的念頭。

  冷鋒過境的那天,幸運地,我們都領略了人生的一些道理,在那一段簡簡單單的海岸線。

足跡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