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除夕了,那就洗車吧。

  在國外求學的日子鮮少回到台灣,更遑論過年了。過年是中國城的事,學校沒放假,報告照交、考試照考,自然少了一份閒情雅緻刻意計畫些什麼活動。如果真有慶祝,那肯定是和三兩好友聚餐包水餃、玩幾場紙上遊戲、看劍道比賽、閒聊,一如其他空閒的節慶日子。

  正因為過年經歷貧乏,對於其忌諱和習俗也一問三不知,自然也無所謂遵守不遵守。只是當一戶戶鄰居都趁著難得的好天氣在中庭辛勤洗車曬車,還有太多不認識的人願意將晴光萬里的美好時光放任在洗車廠外頭大排長龍,即使凡事無謂的我也多少感受到大環境的壓迫。

  朋友推薦的洗車廠在市區邊緣,它的工作模式是這樣的:把車停放在車廠,鑰匙交給工作人員,在預定時間回來取車,付錢。等待的閒暇就可以在附近逛街。

  L自告奮勇陪我一起去洗車。車廠的人說,一個半小時後回來取車。甚好,並不算久。

  原先打算在附近的知名咖啡廳坐坐,品嚐咖啡,豈知沒營業,一面黑板子放在入口外,彩色的大字像在嘶吼般寫著除夕和初一公休。

  我們攜手漫步在河堤,無拘無束的,閒聊對於生活的看法和旅行的經驗,然後約定好,以後要一起旅遊。

  沿著大路往市中央有許多可以落腳歇息的地方。即便喝過了,L仍想一杯咖啡,於是挑了街角的一家某廉價咖啡店。裡頭人滿為患,於是我們挑騎樓的空位。慶賀新年的音樂像是一場無止盡的疲勞轟炸,滿目瘡痍的是我的耳朵和心靈。面臨這場精心策劃大規模的盛大肆虐,除自家外,這座小城沒一處得以倖免。

  L想嚐鮮,點了一杯有海味的咖啡。她喝了一口,味道難以名狀,要我喝喝看親自體驗。淺嚐一口罷了,就知道我和海岩咖啡此生緣份已盡。滿溢在口中海味的鹹足以把我嚇退。

  騎樓人聲沸揚,菸味瀰漫,一場惡夢正在發酵。我們在煙霧及身的傾刻逃離。

  失去棲身之處,但車子還沒好呢。很久沒有嚐過某知名炸雞店的蛋塔了,看它最近推出的焦糖烤布蕾蛋塔,我說,去嚐嚐吧。

  起初打算點兩個,一人一個,L在最後一刻決定點一盒。找了乾淨的席位,我們當場各自食用一個,熱騰騰的卡士達醬在咬開的霎時奶香四溢,豐腴甜膩的口感令人打從心底滿足。很可惜的,六個蛋塔裡有三個焦糖不焦,仍然是黏稠流動的液體,稍嫌美中不足。

  L手指著蛋塔盒外一行字,說,我們把它們統統吃完吧。

  吃剩最後兩個,我們同時拿起屬於自己的最後蛋塔。「乾杯吧。」我說,然後兩人就舉蛋塔乾杯。

  在新舊交替的縫隙,我們走到規律之外,享受簡單無期的小小幸福。

 

  置入性行銷的和大家說一聲新年快樂!

IMG_2039.JPG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