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前的幾個月,幾乎沒有看過他們的蹤跡。

  颱風過後的第一天,螞蟻就成群結隊出現在廚房的牆壁,整整齊齊成一直線,往各個可能藏有食物的角落前進。他們約好在地板分散,在廚房進行檢驗(的動作),任何微小的可能都不放過,即使往冰箱的冷藏甚至冷凍庫裡頭鑽;另外一支部隊分頭前往工作室這家主人有沒有壞習慣。

  久未飽食的蜘蛛們都忙著打掃門戶重新開張,甚至多開幾家分店,歡前仆後繼的人客上門覓食。於是許許多多匪夷所思的地方都可以看見蛛網的蹤跡,織好的,正在織就的,惱人地沾粘著手或頭髮。壁虎們也加入戰局,平常他們都守候在夜晚燈火通明的窗外,獵捕趨之若騖的蟲子,現在也有多了幾隻,遊走在牆壁高處,吃蟲、吃蚊、吃蜘蛛(聽說也吃螞蟻和蟑螂,但是沒親眼見過)。妙來(黑色的老貓)端坐在地上,一雙銳眼像針一般釘住牆上壁虎的一舉一動,對於別的蜘蛛、螞蟻全部視而不見,就偏愛這一味。

  颱風過境,生存在即(除了黑貓妙來完全是來亂的),潛伏在檯面底下的食物鏈子終於具體形成白熱化的存亡鬥爭,各方勢力虎視眈眈,大戰一觸即發。

  這場覓食的戰役是緩慢而血腥的,平日掌管烹飪和吃食的廚房忽地化為寂然無聲的修羅場,危機四伏,八方殺伐。誰都是蟬,一如誰都是螳螂與黃雀。

  現在螞蟻稀少了,除非在那些即將下雨的前夕,成群結隊出來找點存糧,再也沒有當初衝鋒陷陣視死如歸的勇猛癡狂。蜘蛛再次藏匿在那些不為人知的小角落,捉些少之又少的小蟻小蟲果腹聊生。當時一家老小都動員的壁虎家族在犧牲幾隻成為妙來的玩具後也再度隱沒黑暗裡,為了這棟房子的安寧盡一己之力清掃門戶。

  (對壁虎有歧視的)妙來也悠閒地躺在陽台的落地窗前,懶洋洋曬著秋陽打盹。

  這房子自有房子的生態循環。我們體積再大,佔據空間再多,再怎麼刻意清掃拂拭,也不過是豐富生態裡的其中一環。與其滅絕,不如共生。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