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524.JPG        

 

  那天夜晚出門時,路上店家鐵門深鎖,紛紛熄燈準備入眠。我到附近的應有盡有廉價小賣場添購一些生活用品,正準備要跨越雙線的社區小路返家,恰好正值附近綠燈,車流乍現,於是就在路旁稍後等著。眼角的餘光瞄到一隻體格渾圓的大黑狗立在我的左側。他全神專注盯著來車的神情模樣和我並無二致,甚至來左轉的頭、駐足的姿態、和那一點點的煩躁,都如此神似。

  待遲了片刻我才醒覺,啊,他也是在等車。

  這隻大黑狗是熟面孔,三不五時就在街上串門子,在人家店門口打盹,或進去晃晃又繞出來。這一小段路上的洗衣店、文具店、電器行、早餐店、自助餐等撐起鄰近社區生活瑣事的店面都成為他家似的,要來就來,要走就走。頗像都市人心所嚮往的,花蓮閒漫悠哉的生活步調和民間鄉土濃厚的人情味。

  身為局外人的我遙遙看著,一年過了,依然弄不清哪家店的老闆誰才是他的主人。興許他無主自立,只因在這小社區的一角待久了,附近門路都駕輕就熟,加上脾氣溫馴,外貌和藹可親,從未有鬧事的不良紀錄,大家也就默許其逍遙自在,既不會刻意招呼他什麼,也從不趕人,除了偶爾像對久違的親人的問候,喂,今天又跑去哪裡鬼混啦。

  附近漫遊的狗狗不少,他並不是唯一。老態龍鍾又腫胖的大白狗也是成天到晚都在馬路邊閒晃。我每次看到大白,他若不是在哪家店外的騎樓睡覺,就是正在匆忙卻緩慢的,費力擺動屁股的,朝那獨他心理有數的下個目的地奔波。那種嚴謹生活專注當下的態度,反而令我有所領悟。

  和大黑狗並肩候車的模樣,讓我憶起過去在美國讀書的冬日深夜,白雪漫天滑墜,四下寂靜無聲,橘黃路燈下的小車亭裡,寥寥數人瑟縮在大衣下取暖,寒氣無情,緣著衣袖、領子和每次呼吸竄入顫抖的血肉軀體。有人故作鎮靜,斂眉垂目如老僧入定,彷彿看盡人世的飄渺虛無因而萬物皆空置身事外。定性沒那麼好的人,很快就暴露性格上的缺角,小動作頻頻不斷,看手錶、看巴士時間表、跺腳、嘆氣、巡視四周、嘆氣、看巴士時間表、看手錶,如此循環。

  偶爾遠方車燈閃爍迫近,照亮眼前的路與沉雪,一抬頭,發現班次不對,那種煎熬分外難受。反覆數次,大家都上車走了,獨留你一人,而巴士又因不明因素耽擱延遲十分、二十分,唉,那才真正令人扼腕。

  大黑狗沒察覺違規拐彎的車,見著空隙,低著頭邁步就走。我用比平常略為高昂的聲音說,喂,小心,有車子!是聽懂了嗎,該是被我突兀的話聲給愣住了吧?他沒抬頭,也沒再向前,就這麼維持原本的姿勢退步回到起始點蹲坐下來。

  我們對望一眼,不太確定在短短眼神交會的片刻究竟傳遞和理解了什麼,可能是我個人擅加註解吧,那像是同是夜歸人的默契,表面陌生冷淡,私下互相照應。有事不用多說,一個眼神、表情或動作就足以表達謝意。

  過馬路後,他往左,我往右,我們分道揚鑣,各自返家去了。在往後的日子裡我們的路徑依然時常交錯,我在吃飯、購物或純粹散步的時候,會看到他以小跑步的姿態漫步來回在街頭為生活奔波,或是純粹在哪個店家門口打盹。

  只是當後來回想在那個夜晚並肩候車的時刻,其實我們並沒有那麼不同。

IMG_2528.JPG  IMG_2525.JPG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