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175.JPG

  每個人都在尋找一個心靈的停泊處,跳脫日常生活的規律之外,在扛負工作的壓力下和生活匆促的步伐中,偷得浮生半日閒。在這裡可以卸下防備,無須掛念未來或惦記過去,任人無思無想的,甚至發呆恍神的,度過那一段情緒的顛簸。

  它沒有形而下的條件拘束,因此它可以是任何地方。如,某個街角的咖啡廳,明亮可喜的書店,香氣四溢的糕餅店,油漬漬的熱炒館子。它不一定要遠離塵囂,也不是非要靜謐無聲,空間更不用大,足以容身即可。

  尋覓它的過程和修行相似,不容別人置喙,總是要自己走一遭,去感受它的擺設和氛圍和自己的內心狀態是否契合。在台灣常聽人說,看醫生要有醫生緣,能夠找到片刻安寧的場所,除了努力,還是有些機緣的成份在內。

  例如,某個灰濛的夏日午後,天氣丕變,先是試探性的一滴、兩滴,接著醞釀多日的雲雨頃刻間宣洩,成了漫天漫地的雨,水聲橫溢。我手中無傘,唯有低頭躲到最近的屋簷底下,湊巧,是一間二手舖子的前庭。這雨下得急促,想不至終日,但一時三刻也不見善了,也就不急著走了。

  當時裡頭除了我和招待的女孩,再無別的客人。裡頭販賣著頗有年份的舊唱片、一些衣物、雜誌、書籍、手提箱、手工織品和小物件,還有其他不及備載的商品陳列在店內各處。木頭桌子上擱著樸拙的手工木頭菜單,餐品也是手寫,選擇不多,都是些異國料理。我好奇,就點了一份墨西哥捲餅。

  餐點都是現做,所以要等。她說。在等待的空檔,看到寫著非賣品的書架上恰好擱著一本有興趣的新書,就拿起來看。

  餐來了。煎得酥軟的餅皮,裡頭包了親手調配的莎莎醬和釀製的黑豆,加上新鮮蕃茄丁,再撒一些起士和香草。我放下書,專心品嚐當下的每一口,感受食材的口感和味道,還有那馥郁的香氣。並且偶爾喝一口水,洗滌味蕾。

  吃完了仍意猶未盡,又點了一份起士焗烤薯條。等到書看完了,餐也用完了,外頭的雨勢漸弱,差不多是起身離開的時候了。看到牆上的時鐘,愕然發現整個下午就在心無旁鶩的專注中如梭飛逝。

  即便什麼都沒做,長久疲憊的身心似乎獲得某種莫名的療癒,宛如煥然一新。

  直到現在,每逢身心疲憊時,手邊又有充裕的時間,總會想去那裡一趟,無期無為的,或看書,或用餐,或聊天,或充當無酬保母陪小孩玩耍一整個下午直到精疲力盡。

  金庸藉由鳩摩智的口說了一段令人感觸甚深的話,「心安樂處,便是身安樂處」。追求身外場所的變化,不如覓得心的輕安自在;心自在了,任由外頭晴日風雨都能處之泰然。王維晚年寫「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那份謙柔灑脫,似乎看遍世情大起大落的人才能領略。

  終日庸碌於世事,能有一處暫且容納身心,已經心滿意足。

攝影:青蛙

IMG_9228.JPG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