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904.JPG

  上次和一群人浩浩蕩蕩出遊已經久遠不知期了,至少五年有吧,爾後都是家人,友人,或孑然一身,最多不超過一車。這次的慢城小旅行,勾起了近似懷舊的情感。

  過去的我不苟言笑而且少語,尤其在應該放肆狂歡的場合裡埋首書籍或隨身聽,不問世事般的清高,當時縱橫腦際的都是人生道理和生死大事,出口都是硬梆梆的竹簡或石碑,自然無法幽默詼諧。

  好不容易度過那一段太過嚴肅拘謹而破碎的日子,為了扭轉自己的性格缺陷,時常刻意將自己投入徹底陌生的環境與人群,不再刻意抽離,任由浩渺的未知漩渦輪轉也不去抗拒。姿態柔軟了,心態自如了,於是說話也風趣橫生了。

  這次旅行有多達五車,約莫二十餘人,用浩浩蕩蕩來形容算是再貼切不過了。我和怡然居的簡大哥一家共乘,前往法采會合。經過幾次慢城的會議和親自走訪,這次參加小旅行的人我認識一二,雖不算熟悉也不至面生,所以當大家下車時,我多少喊得出誰是開什麼店面。

  簡大哥說,去搭別台車,可以多認識人。

  這就是簡大哥的細心,即便在該是悠閒的場合,也不忘推我一把。

  我搭上泥巴咖啡的巴俗的車,車上還有兩位女孩,後來才知道她們是泥巴咖啡的大眼睛和自己家的小幫手Gianni。

  幾次遇到巴俗,他總是勘破人生般的笑著,舉手投足都流露慈悲的溫潤,是一位胸懷智慧廣納百川的長者。這次有機會深談,議題涉及某些現況,發覺自己似乎仍然太過鋒銳氣盛,遠遠不及巴俗的那一份包容。

  Gianni從台北來,目前就在自己家擔任小幫手一職。當過護士和幼稚園老師的她,投入換工旅行,為期三星期。

  大眼睛是泥巴咖啡的店員,手工貝果的高手,負責慢城活動的影像與文字記錄。她即將返回高雄,計畫騎著一輛三輪車,十天時間,一天八小時,由花蓮一路騎到高雄,途中也不忘了要為「五味屋」的孩子們說故事。她說,日後要繼續騎著三輪車販賣自己做的手工貝果,把花蓮的歡樂帶給高雄的人。

  陰鬱的小雨若有若無。車隊一路開到瑞穗,然後拐個彎,過一條又細又長像針似的窄橋直入山間。沿著蜿蜒的山中小路迂迴盤升,越深入,路就越窄,兩旁的樹與草就越濃密蔽天,最後連路都不見了,只能順著雜草叢裡露出塵土的兩道車印子勉強前行。

IMG_0905.JPG

IMG_0916.JPG

  柳暗花明般,前景倏地敞開。我們身處的地方是山的一角,雖處半山腰,但地勢平緩,且居高臨下,足以環視四周及遠方。潤綠的草地上,幾顆樹零零散散,皆不高,枝疏葉清,看似方才栽種不久。原來這次旅行的第一站就是這塊宛如室外桃源的土地,新開墾的有機農場。

IMG_0910.JPG

  或許孤僻的性子又發作了,又或許單純被拍照的欲望驅使,我走離人群。背對來時路,往前方望,可以看一條白絹埋在遠方起伏的山脈之間,蜿蜒於大地。

  若是沿著山脈往右延伸,高聳的林葉間,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是夢般繽紛的農野小村一角,宛若世外桃源的遙遙坐落在山腳,田地色澤青黃溫潤,忽然令我聯想到黑澤明的「夢」。

IMG_0912.JPG

  溯原路回,下一站去親嘗染布的滋味。也是轉下大路,拐幾個彎,車隊就靠邊停下。「歡迎光臨,染布DIY」幾個耀藍大字寫在白牆上分外顯眼,路的對面則樹立一面招牌,「靚染工坊」。

  靚染工坊在瑞穗,鄰近光復,聞名的不只是效法客家先民的染布技藝和工法,更是在地的付出和心血,提供職訓,教導在地婦女調染布料和剪裁縫製,產品多元,如手帕、方巾、圍巾、桌巾、錢包、手拿包、手提包、皮包、布偶、帽子等。(參考玉里就業服務站http://klesa.evta.gov.tw/yuli/index.php?act=detail&id=50)

  要手染繽紛紋路的色布有個訣竅,就是以阻隔的方式決定染色的部份和多寡,達到色彩的紋路。阻隔共有三種手法,一是綁染、二是抓染、三是格子染。綁染就是拿夾子夾或橡皮筋綁著布料的某個區塊。抓染是將布料用手抓成層層疊疊的皺摺,最後再用橡皮筋固定。格子染是把布料方方正正的折了又折,一正一反,如此交替直到折畢。

  無論使用哪種手法,將布料固定好,中間記得要壓扁,避免隆起的布料沒有吃到顏色,或吃得少了。

  色彩有五種基底,可以自行調配喜愛的成色。

  每個人挑個偏好的手法,或多種,雀躍地開始動手。我必須承認,我的布有一半是阿姨情義相助,自己手抓只有一半,固定的時候,為了確保手抓的細細皺摺能夠保存完整,完全是阿姨以嫻熟的手法,把十餘條橡皮筋飛快套綁。

IMG_0931.JPG

  布料需要時間浸染,等待的空檔恰好上菜。飯看似紫米飯,菜有炸豆腐、雞肉、豬肉和魚,還有不可或缺的客家小炒和頗具特色的炒牧草心。牧草心的口感像筍子,但比竹筍軟嫩,又比嫩筍香脆。多虧簡大哥的事前叮嚀和工坊阿姨們的細心,特別為茹素的我準備一盤素菜。

  「炸豆腐的油是素的,不是豬油,你可以多吃一點。」一位阿姨笑著囑咐。

  好溫馨。

  展開染布看成果,驚喜的呼聲此起彼落,我想,大家應該都沒有染布經驗,對於初次粗陋的手法和即興的染色能夠有如此驚豔的效果完全不曾預料,那份喜悅難以掩飾。我呢,則有不同的想法,下次若再來訪,我已經構想好染布的手法和色調了。

  老師親手的染布紅綠黃藍繽紛極了,每種顏色又有深淺漸層之差,深受大家讚嘆。老師說,這條染布就當作贈送大家的禮物,抽個籤,看誰抽中。籤王是自遜為手氣很差的小馬,而早就看上那塊布的,三十九號招待所的毛哥則開心極了。

IMG_0941.JPG

IMG_0956.JPG

  我對農耕所知甚少,勉強對有機耕種有些粗淺的概念,大部分的作物更是不相熟,於是在歐根尼客農園聽到的關於有機農園的資訊較難吸收。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有人竟然親自分解廚餘的汁液,甚至以味道分別一般分解廚餘和用黑糖分解的廚餘,說,一是鹹的,一是酸的。

IMG_0966.JPG

  在農園吃了鬆軟香甜的地瓜麵包,又到味萬田吃喝生漿過濾的豆漿和豆花。生硬的資訊太多,一時難記,但話語中的那份篤定和沉穩令人知道這一條獨自研發和販售的路子絕對顛簸難行,唯有過人的艱辛和曲折,才能冶煉出謙恭的自信。

  豆花的口感軟嫩香棉,但真正與眾不同的是盈溢的大豆香氣,即使不加糖水,單單吃豆花也是一種享受,糖水若是多了,反而蓋過自然的好味道。

IMG_1027.JPG

  入口外頭有老舊殘破的日式房子,乍看,就忍不住拍了幾張。忽然有人拍我肩膀,一轉身,是徐徐的溫度的溫姊。

  「你是國外回來的,沒有經歷過早期的艱苦,所以會對這些日式的老房子感到興趣。對我們來說啊,都不太想去看了。」她稱呼我的名字,說。

  我很訝異,溫姊竟然記得我的名字,畢竟我們談話次數只限於一次的慢城小聚,且時間不長,她能記住我的名字,實在出乎意料。

  溫姊的一番話,也令我咀嚼再三。日前和咖啡筆記的劉姊談天,她提到現在年輕的族群似乎特別懷舊,對於復古風格分外喜愛,老建築就更不用說了。之前的閱讀也提到復古的潮流正在各國青年之間流行。

  我在想,或許對於過去事物的偏好,是受到一種近乎群體意識的驅使,一群走出過去但尚未觸碰到未來的族群,活在一個大規模毀壞掩埋過去的世代,或許我們的懷舊是反映了整個文化對於即將逝去且不可挽回的事物的緬懷與哀悼吧。

IMG_1014.JPG

IMG_1011.JPG

  返程的途中,我感到萬分疲憊,興許久未遠行,身心都不習慣,說話氣都虛了。然而某些情緒和念頭在胸膛滾攪著,不吐不快。挨了一夜又一日,把手邊事情處理完畢,便一氣呵成寫下這篇文字,紀念我和慢城的第一趟旅行。

IMG_1029.JPG

IMG_1032.JPG

IMG_1033.JPG

IMG_0998.JPG

    全站熱搜

    Terrestrial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